2012欧洲杯赛程

这是图片网子
家裡的洗衣机脱水时, :redface:
看了那麽多,居然没有看到有人推荐彰化黑肉麵,所以要推一下搂
他位在彰化八卦山牌楼附近,摩斯汉堡旁边
不要一为他是一家专门麵店喔
其实他裡面最正点的是他的排骨
吃过的都说好吃
我的梦是黑色的,黑色的梦,造就了我的灵魂.
黑色的灵魂,赐予了我黑色的生命.
因此我的生命,是活在黑色的阴影下.


「上厕所...」他小声的说。

『他讲的有没有不对的呢...?!』我接著问。

「我有跟他借啊!」他反驳。

『借个万能糊也没什麽啊...!』对方家长从旁帮腔。

『但是他有答应要借你吗?!』我不让他闪躲,op>

薑丝大肠1.jpg (65.09 KB,伤害了同学!』

『我们愿意就法律层面完全负责,包括医疗赔偿!』

『但没经过别人的同意,私下拿就是偷,公开强取就是抢!』

『毕竟起因是对方强夺我们的物品,我们绝对不会放过!』

『抢夺他人财物属于公诉罪,属于非告诉乃论,一经提告就无法撤销!』

『未来提告的话,那个部分请他们自己负责!我就此先声明!』

知道自己语气说得很缓,但是绝对有很强的杀伤力!





老师当然不愿意打这通电话,立即出来缓颊...

但是我态度非常坚持,我说:

『既然你们让我出来处理,对方家长也只认为是我们家的小孩很小气,

似乎所有的错都是我们造成的!我们何必再多有争执呢?!』

『让这件事直接交给司法公正单位处理,对大家不是另一种学习吗?!』

顿时对方家长突然像洩了气的皮球,不能再多说什麽...!

趁著气势正强,我直接补了一句:

『还是不要麻烦警察先生来这儿好了,我们一起前往警察局,好吗?!』

我直接走向对方家长面前,正式的邀约...





半响,对方家长看著我说:『有这麽严重吗?!』

情势演变让我觉得对我方有利,但必须忍著些,我皱著眉头说:

『我不知道!』

『因为是你们的态度让我觉得很严重啊!!!』

『要找警察来,是你们先提出来的!』

『一定要关我们家的小孩,也是你们坚持的!』

『换作是你,不严重吗...?!』

『只是我觉得来龙去脉既然我们都清楚了,我也认为必须采取行动啊!』

『我不袒护自己的小孩,他有错,就该承担受罚!』

『但起因是你们的小孩抢夺,我也必须让我的小孩知道我行事公正!』

『是非对错我们何必再浪费彼此的时间,私下在这儿讨论个没完没了呢?!』

『让法官和执法单位来教育我们的小孩,难道不好吗?!』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
空气又凝结了起来.............

对方的妈妈突然问我:『你要告我们什麽?』

『抢劫或抢夺吧?!我再问一下律师会好一些!』我故意说严重些。 哈囉哈囉 大家好喔^^
如有不好的我 可以大家 评语喔~

Comments are closed.